JackleM

恶趣味(煜爱,h慎点)

表白本煜!表白小爱!
渣文笔,不喜勿喷
https://shimo.im/docs/U1nq9Y5KjDsCoVjC/ 点击链接查看「恶趣味(可能ooc,h慎点)」,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链接点不开的话,评论里有发,谢谢

蛋lai星星。:

魔术师x慈善家

一辆小小小小小破车。ABO设定形同虚设。其他介绍在p1。


图看不了的话链接在这里。


https://shimo.im/docs/3I1YFSrJJksWtnJr

此文献给陪我皮断腿的铁。@二叔心里苦啊 

云想:

画了兄妹三人一起去游乐场!|・ω・`)
终于画完了休息休息
一共9张注意!!!

【贺唐】口头感谢

一只羊Eisom:

重度ooc 困成狗的结果 不喜勿喷 潦草结尾 烂烂烂 我自己都想抽自己


贺涵重回B&T,一众人都跑出来迎接,包括罗平。


只有一个人悠哉游哉的坐在办公室里改方案,唐晶。


唐晶的手机屏幕还亮着


【我今天回去 怕女朋友跑了】


【德行】


“今天起,我将重新变成B&T合伙人。”


下面的员工嘁嘁喳喳说什么的都有,罗平的脸色也很难看。


“好了,大家都开始工作吧”贺涵微笑了一下。


“叫唐总来一下,这次的方案有些问题”


“好”


唐晶即使一百个不愿意,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还是去了贺涵办公室。


“你故意的吧。”唐晶白了贺涵一眼。


“欧吼,堂堂的负责人,进门都不敲门的吗?”贺涵得意地笑着。


“你........幼稚”


“那好,来谈谈不幼稚的你做的方案”


“真的有问题?”


“我还没无聊到没事找事”


听到方案真的有问题唐晶瞬间严肃起来。


“真的没发现吗?这种数据计算出来的结果要比实际高了很多,难道没有怀疑吗?”


“的确高了,但是数据的确是官方得来的。”


“你有考虑到外网销售吗?这一部分是不能算作国内营销的有效数据的,而官方给出的数据并没有把外网刨除掉。”


“外网销售的话我考虑了,相对减小了数字计算的,外网还是可能销往内地啊。”


“绕路了就是绕路了,而且还走了错路。”


“所以......”


“所以,直接从目的地查询,直接利用内陆接收的数据,这些数据可能也会有稍许误差,但远比你那个靠谱多了。”贺涵起身走到唐晶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


“也是奇怪了,总能给你找到误差。”


“怎么样?我这个师傅还是可以再给你一些建议的吧”贺涵笑着摸了摸唐晶的头。


“嗯,你最厉害”


“那,唐总打算怎么感谢我呢”说完正事贺涵秒变脸,一脸玩味的看着唐晶。


“口头感谢”唐晶退开了几步保持距离,歪着头看着贺涵说。


贺涵上前一个箭步,堵住了唐晶的嘴,然后顺势搂住小姑娘的腰。


“贺总,这个月……”李秘书一进门马上呆住然后转身结结巴巴的说“对,对不起,贺总我一会再来”


唐晶挣扎着想推开贺涵,贺涵却抱的更死了。玻璃窗外的一群人都是想看不敢看,贺涵放开手“行了,盖章结束,这下我看你还怎么跑的了”


“过分.....”唐晶红着脸出了办公室。


下午贺涵不请自来的进了唐晶办公室。没等唐晶反应过来就直接给了个椅咚。


“贺涵你疯了,你到底要干嘛”


“宣示主权”说着直接啄了一口。


当天晚上
职工私群的话题就是:论我的老板虐狗怎么办?


只顾着看剧了5555没时间了草草结尾 sadddddd
@青茗.  致歉 因为我要困成狗 或许明早补一篇更好的。今晚两p对于我这个拖延症也是要了命了

金句^回首:

就像翟天临在自己的微博里写的那样:“对人性认知能力的形成,无非三个因素:看过的书,走过的路,遇到的人。”

【周翟|围临】黑豹与小奶狗

乐色堆里的OK绑:

不知道算不算拉郎
我真的一开始就觉得他俩有cp感
最新一期看到有人说周一围宠溺地看着翟天临我就受不了了
搞一发 撩王和面对撩王的小可爱
为您们准备避雷针




黑豹

“你好呀,小翟。”笑眯眯的男人拦去了他的路,他有点不知所措。

男人比他高,微微垂下头凑他近点,他就窘迫的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怎么说呢,不是他怂,他怼天怼地,谁也不怕,但眼前的人他却本能的觉得危险。

有多少人都觉得他太傲了,不收敛自己的锋芒,但也不可避免的觉得骄傲的他非常光彩夺目,包括面前的拦路虎。

“一围哥。”他象征性地打了个招呼就想绕开这个男人,却被一只手打断了。

“你看看你,这么认生吗。”那只手看似轻柔实则强硬地搭在他的右肩上,男人磁性慵懒的声音在左耳响起。

“好歹我们也是校友,论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师哥。”声音带上了一丝笑意,那只手顺着肩膀轻轻扣上了他的脖子。就是这个了,他微微抖了抖又换来一声轻笑。

一群人聚在一起他从来不会和把自己揽在怀里的男人对视,就算不小心对上了,他也是飞快的移开视线。节目里那小孩儿的直觉是准的,他害怕的意思也是对的。

“一围哥,师…哥……”他看着走廊尽头一闪一闪的灯光,“我今天很累了,特别想睡觉,改天请你吃饭。”

“你今天特别棒。”热气带着涂了药的风萦绕在耳畔一直吹到心里。他愣了愣刚想开口答应,男人的另一只就手环上了他的腰,一时间蛇吐着信子,猛兽张开獠牙,男人抵着嘴笑的样子一股脑占满了他,让他不知道推开。“睡觉可以,吃饭也可以。”

男人放开他,用手抬起他的下巴让他看向自己。男人顿了顿看着红红的失焦的带着泪珠的眼睛,漆黑的眼眸里闪过很多星星,最后闭上了,他低下头慢慢靠近。像是吻又像简单的触碰,落在眼皮上。

“走了,回见。”男人转身朝着灯光走,走到一半站定点了根烟又回过头去看他,一个带褶子的笑随烟雾变得模糊,他的视线不由得转向了那张嘴,男人似乎是说了什么,但他看不太懂。等反应过来,男人已经消失了。

他不由得张开了嘴,手颤颤巍巍地抚摸被亲过的地方,害羞地蹲下来攒成一个小团,模模糊糊的还在想男人没有脱去那身军装。周先生站在拐角处笑的褶子飞上了天。




小奶狗

瞧瞧,瞧瞧,只比自己小五岁的男人又主动去蹭上了高大的男导师,环住对方的脖子,要求一个抱抱。

啧啧,撒娇精。

嗯?路过火华队的练习室,不轻易往里面一瞄,就看见比自己矮三厘米男人环住他的队友靠在人家肩头。

粘人精。

宣布PK了,听到和他一起,难掩兴奋地捂住嘴笑,朝那里一看,他的队友嗷嗷叫着扑在他的大腿上,他直视前方,显得有点尴尬。

有点意思。

一起拍杂志了,他还是尽量避免交流,同一张桌子居然坐的那么远。结束了,带着凌人的气势看似无意地堵住了人家的去路,低头瞥他,自己却哼哼唧唧的先绕开了路。

还挺可爱。

翟天临不知道在他抬头看那人时,自己湿漉漉无辜的眼睛看起来有多大杀伤力。

他最近很无奈,总感觉一双眼睛牢牢锁住自己,但他四处张望,却没有别人,只能安慰自己是压力太大,精神紧张。直到对上了猎豹的眼睛。

男人的眼睛似乎带着杀气,他从没在气势上弱过谁,就是老前辈他也不会逊色,但那么危险的眼睛,他吞吞口水,别开了脑袋。

后来男人看他都是笑眯眯的,笑的越开心他越瘆的慌。褶子一出来,他就想立马离开,原地消失。

输给了对手,难过的垂着头,看着自己的同龄人离开了舞台,沉浸在角色的悲伤中更是要抖着下巴哭出来。那双眼睛又来了,但这次不同,这次是轻柔的,像在安抚他的情绪。

悄悄回过头去看,男人笑着比了两个大拇指,他也怔怔地回比了两个,然后飞快的扭回头。背后的褶子加深了。

蹲的脚都要发麻了,一双运动鞋印入眼帘,他抬起头一看,好家伙,还是他。男人被他可爱的控制不住伸出手摸摸他的头。

“干,干什么啊!”拍开男人的手就要站起来,脚一麻,眼看要摔倒,就被拉住了手。

“这么不舍的我?”男人帮他站稳,就又要去捏人家脸蛋,“走,吃饭去。”

“啊?现在啊?”成功躲开那双要犯罪的手,他不满的嘀咕道。

“不然睡觉?”男人换了只手捏了捏他的脸,看向他的眼睛,笑了。




逐鹿(番外·郭嘉篇)

拂兮:

逐鹿·沅有芷兮澧有兰


       郭嘉是个顶聪明人,却也是个最痴愚的人。这是荀谌给他的评价。


       而那时的郭嘉,仰躺在不系舟上,只朝水畔亭上的荀家兄弟二人咧嘴一笑,自顾枕水而眠。


       荀彧当时不解其意。


       郭嘉从来都是个风流倜傥的人,喜欢的人道一声“不拘一格”,不喜欢的人要说得那就多了。袁绍不喜,袁术不喜,陈群不喜,其余世家子弟也不见得多看得上他。他自己都明白,可是奇怪的是,被世家颇为推崇,隐为其间翘楚的荀令君荀文若倒和他是挚交。


       陈群奇怪,袁绍也奇怪,世家大族里未曾真正读懂荀文若的人都会奇怪。


       当一个人真正成为荀彧知己时,就不会再奇怪荀彧身边为什么会有郭嘉这一号看似格格不入的人。


       所以,荀谌不奇,荀攸不问,钟繇不理,曹操从来都觉得两相得宜。只有个愣头青陈群总觉得荀令君身上沾了一块河底积年的泥。


       郭嘉喜欢看着荀彧喝酒,醉酒。


      整个许都也只有他有这个面子,也只有他有这个胆子在统领百官的荀令君面前如此放浪形骸。


       也难怪,陈长文总是看不惯自己。郭嘉又看着揽卷疾书的荀彧喝了一口酒,垂眸浅笑,掩去了其中波光潋滟,在陈长文心里眼里,令君是松间月,是雪中梅,是高山之巅的煦日和风,哪里能和自己这等凡夫俗子共架同游,推杯换盏啊。


       其实,颍川共读时,荀攸第一回瞧见他如此,也是只管瞪他,好在他脸皮厚,总算扛过荀攸如冷箭的目光。后来,荀攸也习惯了,有时还会不动声色地在他旁边坐下,顺手拿了他的酒。


       到了许都,虽说很多人看不过,可是看在曹操的面子上,也没什么人多管闲事。


      旁人管不着,曹操可以管啊。于是,他直接让郭嘉住进了司空府,这么一来,他能枕着别致清雅的君子兰芳醉酒而眠的时间就不多了。


       荀府的芷兰其实不是荀彧种的,还是郭嘉。之前在颍川时,他就在荀彧窗下种芷兰,美其名曰“君子如兰”。


      那幽谷芬芳在荀府总是开得很好。


      可是,在丞相府却从未开过一次花。


      曹操常常在这株不开花的芷兰前找到他的军师祭酒,他百思不得其解,郭嘉也不是拾花弄草的人啊,怎么就对一株开不了花的兰草上了心。


       郭嘉为人计谋都十分合他心意,他也不介意大方些,他素来都是个大方的人。君不见那一车车送给荀府的各色名贵香料不要说坐席三日留香,足以用香料雕刻一个荀令君出来。


       可是郭嘉拒绝了他的大方,摇头说,这不一样,这是从文若那儿移来的。


       这么一说,曹操也觉得不一样,他也开始纠结为什么不开花了。


       没等他们纠结出个结果,种花的人,在孤寒的塞北永远闭上了那双狡黠的眼睛。


       那一年,花开了。


       那一年,荀彧看到了这株水畔葳蕤的兰草,可最想看到的人却从此阴阳两隔。


       那一年,荀彧明白了荀谌那句话的意思。生如飞蛾扑火,或许郭嘉此生就是为了成为他人的思念和后人的嗟叹吧。后来,他自己也成了火里释然的飞蛾。难怪他们能成为至交好友,终究如郭嘉死前谶言――殊途,同归。


       那一年,曹操听陈群说起,有一次,荀家公子伤了荀彧庭前的芷兰被罚跪祠堂。


       旁人不明白,圣人不问马,何以荀令君却……曹操看着手中的竹简,明白了,比荀彧还明白,竹简上墨迹犹存,斯人已矣,“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不敢忘。”


      主公,我这株芷兰可不一样。


      它自沅水跋山而来,它自澧水处涉水而来,自然不一样。


      

小甜饼【ooc预警】

展九九九九:

  他说他被怨鬼缠身,终日不能寐。
  【一】
  “丞相……丞相?”
  他总能听到有人唤他,像是在什么喊杀声震天的战场上,他坐在高椅上,脚下无数尸骸头颅,他低头看下去的时候,耳边好像有个人问他。
  “丞相可心喜?”
  面前再无什么奇怪幻像。
  曹操猛地掀了被子,从榻上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门外便有仆侍上前三步,端着热水候着,直到他慢慢缓过神来,才呈上去,此时热水已成温水,入喉尚有暖意。
  侍从跪在地上,等待半晌,才道:“丞相,荀大人,卒了”
  曹操闻言才低头看他。
  “是哪个荀大人?”
  “是……”
  还未答话,曹操就犹自说了句。
  “孤知道了。”
  他有点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夜里了。
  眼前一层阴翳。
  曹操甚至看不清面前跪着的人的脑袋还在不在他的颈子上。
  大抵是不该留的吧。
  曹操笑着拍打着那人的头,笑道:“家中可有妻儿?”
  “回,回丞相,家有妪妇孩童。”
  那人股间打颤,声音哆哆嗦嗦却还要强撑着不在丞相面前失态。
  曹操眯着眼,手掌拍打变为了指尖点那人头芯。
  “不如这样吧,你把你老母亲和妻儿都接到许都来,孤帮你养着,如何?”
  那侍从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眼睛瞪得溜圆,张嘴没发出声音来,却在看到曹操带笑意的双目时发出凄厉的惨叫:“丞相!丞相求你饶了我吧丞相!”
  “丞——”
  利刃没进皮肉的声音。
  那侍从倒在地上,眼睛仍然瞪得圆滚。
  守卫走进来把尸体拖走,用水将血迹冲洗掉,换了曹操榻前的毡子。
  “惶恐什么呢,生来没享福的命。”
  曹操坐在榻上,右脚踩了踩脚底下的毛皮毡子,发出闷响声,自顾自嘿嘿一笑。
  蓦地冲殿外大声道: “孤与文若相识二十余载,今孤失文若,如丧良师,折益友,伤股肱,呜呼哀哉。”
  言辞悲恸,听闻之人无不唏嘘叹婉。
  【二】
  “丞相,你安寝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吾来寻文若。”
  周围尽是虚幻的白光,荀彧盘膝坐在茶台边,收袖酌泉水,他此刻须发尚未白,竟是二十几岁意气风发的时候,谦恭却不显卑,万事淡然处之的韵调让曹操都生出一丝恍然。
  曹操笑着接过荀彧递来的茶,咂了一口。
  “文若这里有酒么?”
  “饮茶修养心性,丞相细品足以媲美名酒杜康。”荀彧拿起茶壶,又往曹操茶杯里添了一点。
  “清茶烹煮,如何比得上烈酒入喉啊?”
  “那么荀彧忠心,也难企霸业权势,丞相是想这么说么?”
  荀彧盯着面前的曹操,曹操有一瞬间觉得这好像不是什么幻觉,面前这个人就是还未死,还有温热的呼吸和跳动的脉搏。
  曹操愣了好久,终是缓过神来,低头用指头弹了下茶杯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正如你所说的。”
  他过了好久才抬头,面前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
  消失了。
  【三】
  所有人都发现最近丞相的精神气挺足,不似从前般嗜睡,就是经常被侍从婢子看到丞相对着墙角或是身旁空无一物的蒲团说话。时而大笑时而激辩时而与空桌对饮。
  可他的思绪仍旧缜密,下令仍旧果决,更是多了几分思量,不像什么中邪或是奇症。众人也就不再担心。
  “文若看,如今刘备势头正盛,夏侯渊已死,是否应返回汉中。”
  “此事应为丞相自己决断,臣下自是全力跟随丞相。”
  “汉中此地重要,应尽力守住,万不能有失。”曹操看着站在一旁的荀彧,弯了眼睛,“那便用孤这残命放手一搏。”
  不知道那荀彧是否能看清面前的人,那是何等英雄人物,大概是志在千里那样的鸿鹄,却被二三十个年头磨出了老态的疲倦样子。
  但他胸中之志从未改变,荀彧想着,那自己就应当忠心至最后一刻,至死不休。
  【四】
  汉中一役中,魏军终是败了,粮道被断,已无再坚持下去的必要。
  “文若,你后悔么?后悔跟随我,后悔跟随这样奸佞之徒啊?”回长安的路上,曹操已显出疲态,却不让人觉得他是战败后的狼狈,他的腰板仍是挺直的,眼睛仍然时常眯起,透出笑意或是什么人看不懂的东西。
  “臣不悔。”
  荀彧站在他面前,抬头看骑在马上的曹操,拱手弓腰:“臣不悔。”
  曹操愣住,手下意识的扯缰绳,马在嘶鸣中仍向前走了几步,带着曹操穿过了虚影似的荀彧。
  “丞相,臣,从未后悔。”
  曹操勒马转身,哈哈大笑起来。
  荀彧应该是听到了那句末尾的话。
  “能遇文若,是吾此生之幸事。”
  【五】
  建安二十五年
  曹操病逝于洛阳,举国同悲。
  他只道自己是成了魂灵了。
  他站在空无一人的索道上,他突然想去许昌看一看,要知道人一旦逝去了,对生前的愿望突然就没有那么强烈了,他这些日子游荡在这些个地方,险些忘了自己生前执着什么。却仍记得什么人曾居于许昌。
  他寻了好久,在郊野处一棵梧桐树下找到了那人。
  那人站在那儿不知等谁。
  他想靠立近前,终于看清了那人的样子。
  吾之幸事。
  荀彧见了他,竟突然弯起眼睛来。
  “你如今不是丞相了。”
  他点头,也笑着看树下人。
  “那,曹孟德,我心寄于此地。”
  “我知道。”他笑意更甚。
  “吾心寄于你。”